今日热点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门文章 / 正文

科迪乳业回复问询函存诸多疑问,涉违法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08-17) 热门文章

新京报讯(记者 郭铁)8月16日晚间,科迪乳业就深交所问询函发布回复公告,对拖欠乳业员工工资、科迪速冻停产并拖欠员工社保、在2016年定增事宜中存在“兜底协议”等问题予以否认,但仍然与政府部门、投资者及员工反映的情况存在多处矛盾。

 

同时,科迪乳业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原因为“公司涉嫌违法违规”。业内认为,从监管部门这一举动可以看出,其对科迪乳业的问询回复并不满意。


 

20亿政府纾困资金存不确定性

 

自7月24日起,有关科迪乳业奶农上门讨债的视频不断流出。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奶农求救书》显示,科迪乳业自2017年12月起陆续拖欠奶款,涉及奶农上千户,合计金额约1.4亿元。

 

8月3日晚,深交所对科迪乳业下发关注函,要求就公司是否存在资金链紧张情形,资金是否存在被他方使用,以及账上存有16.72亿元货币资金但仍长期拖欠奶款等问题进行说明。

 

科迪乳业8月5日公告称,河南省商丘市政府正协调20亿元纾困资金,以解决科迪集团的股票质押风险,但欠款和偿债问题只字未提。同日,深交所二次向科迪乳业下发关注函,要求对上述20亿元纾困资金用于科迪集团的比例等进行说明。

 

根据科迪乳业8月16日对问询函的回复,截至目前,公司应付奶款合计为1.13亿元。按合同约定奶款账龄为2个月,2个月内正常奶款为7200万元;其余4100万元为到期未付,目前公司已与奶农达成协议,本月付25%,9月付25%,其余3个月内付清。

 

关于政府纾困资金,科迪乳业回复称,2019年8月16日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帮助科迪集团协调推动省级投资平台、质权人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上述基金参与各方已进行了多轮磋商,但尚未签署相关协议。由于公司涉嫌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该基金设立相关事项存在不确定性。

 

有业内人士质疑,在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尚未真正获得纾困资金的情况下,科迪乳业就急于发布相关公告,有误导投资者之嫌,或是在债务危机等负面信息包围下采取的稳定股价措施。

 

科迪乳业欠薪回复与政府答复存矛盾

 

深交所在关注函里提到,针对新京报8月4日《科迪集团陷危机:科迪乳业欠巨额奶款,科迪速冻欠薪停产》的报道,要求科迪乳业就停产及拖欠员工工资、社保,是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是否在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中存在“兜底协议”等问题进行说明。

 

科迪乳业对此回复称,经对公司及子公司生产经营情况进行全面梳理,公司生产经营正常,不存在停产、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形。另经全面核查,公司在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份时不存在“兜底协议”。

 

不过,科迪乳业的这一回复却与政府相关部门及投资人反映的情况存在矛盾。2018年9月,科迪天然深泉水公司(科迪乳业子公司)销售部员工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称,其进入公司销售部工作6个月期间,公司一直拖欠工资和差旅费。到2019年5月,依然有科迪乳业和科迪速冻的员工在反映科迪欠薪问题。

 

对此,商丘市委督查室在留言板上陆续回应称,科迪员工反映的问题属实。政府层面先是责令科迪几家公司整改,后督办其拿出解决方案。科迪集团表示计划在2019年7月底前结清所欠工资和差旅费。不过据多位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科迪方面并未兑现承诺。

 

在今年6月27日的河南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也有投资者就人民网地方留言板上员工反映的“科迪水厂拖欠工人工资10个月,费用14个月”询问情况是否属实,科迪乳业总经理张枫华当时予以否认。而科迪所在地、商丘市下属的虞城县政府办公室对该员工留言的回应则是,“如果科迪集团逾期仍不发放拖欠工资,县人社局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另据裁判文书显示,自2018年9月起,先后有19名员工以劳动纠纷为由将科迪乳业告上法庭,索要被拖欠的工资和社保等,其中13起案件共涉及金额超过101万元。二审判决显示,科迪乳业上诉请求基本被驳回。

 

此外,科迪乳业在2016年的3.89亿元定增“兜底协议”问题上,也与投资人及小村资产等参与方发生了分歧。同在6月27日的网上集体接待日,有投资者向科迪乳业提出质疑,“我们参与定增的投资人都是因为你们的差额补足协议才投资的,现在不承认签过协议,意思是小村资产在作假?”

 

科迪速冻老员工自曝10余年未缴社保

 

对于科迪速冻是否拖欠员工工资、社保等问题,科迪乳业回复称,科迪速冻受金融环境的影响及科迪集团高比例股票质押、补仓和银行压贷等影响,造成了科迪速冻资金链紧张,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但不存在停产的情形。此外,科迪速冻应付工资约1500万元,但不存在应保未保的情形。公司将根据经济形势及科迪速冻实际情况,适时推动科迪乳业与科迪速冻的重组事宜。

 

事实上,2019年2月,科迪速冻一名员工曾在人民网地方政府领导留言板留言称,公司在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2月1日期间拖欠359名员工工资,初步估算有2000万元。

 

而根据公开数据,截至2018年3月31日,科迪速冻销售人员有373人。但销售费用显示,科迪速冻2016年“社会保险费”仅为1.34万元,2017年为2.17万元,2018年1月-3月金额为0元。科迪速冻区域经理胡景兰(化名)说,其在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十余年,“从未交过社保”。

 

对于科迪速冻的生产问题,新京报记者曾在8月2日对其厂区进行探访,科迪汤圆生产车间没有生产迹象,厂区内运输车辆也均处于闲置状态。科迪速冻区域经理刘永清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7月22日客户还在打款,次日速冻工厂就开始停产,此后生产时停时续,到24日干脆停工。”

 

根据科迪乳业的回复,科迪集团股票质押、补仓等行为确实造成了科迪速冻资金紧张,业内认为,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科迪系的内控问题。

 

此外,科迪乳业对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律师均未能给出意见,每一个问题的回复下仅列出,“截至本关注函回复日,律师核查工作尚未结束,律师意见需待相关工作完成后另行披露”。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从科迪乳业对问询函的回复来看,可以说是对相关问题全盘否认。目前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监管加大了力度,科迪乳业之所以在回复问询函的同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我认为监管层面对其回复是不满意的”。

 

新京报记者 郭铁 图片来源 公告截图

编辑 李严 校对 付春愔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2-2019   www.40duohudhud.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谢谢!